Two poems by Song Lin on the current war

宋琳诗2首

致Putain①这个词里漏掉一个字母的角色

他面孔阴沉,指甲总是来不及修剪,
他爱好枪击、武术和力量,
对少林寺啧啧称奇,但并不想做和尚。
我见过那张穿着柔道服的照片,
马步有点低,左手撑在左膝盖上面,
松垮的右手无所事事,像假寐的钳子,
伺机“捉住随便什么人的胳膊”②。

他坐在长桌的一头,隔着好几米,
坐着来自别国的,羞涩的首脑。
嗓音有点低,一旦发话,
全世界都回到小学生的课室里。
导弹射程内真理的导师,
动一动肱二头肌,准叫你目瞪口呆。
可我开了小差,没听清“不介意亲手结束”的
是我们人类还是他自己。

我查字典,找到那个漏掉的字母,
打开魔盒?神说:“呵呵,他休想!”

2022/2/28

1.法语词,粗话,引申为“该死的、倒霉的”。
2.语出曼德尔斯塔姆。



“托马斯·萨拉蒙①说:俄国佬滚蛋!他们就滚蛋了!”②

今天我想起你,文质彬彬的怪兽。
在黄山十月的雾中走着,你取下眼镜擦拭,
在那瞬间,我看清了你的眼睛,
睿智、疲倦、略带血丝,仿佛昨夜
刚与某个贱货天使③搏斗过。

兄长,“有两三个人的地方我就在他们中间”④
是否你的法则?我们穿过松树和巨石,
想着各自的解释。
布列塔尼香软的Crêpes⑤突然拉近了话题。
河口上的房间里一张你睡过的床,
我也在那个临时安乐窝做过梦。
这流浪记的上下篇不算什么轶事,
将会有新的章节等待续写。
还有一个人在,但不必说出名字。

今天我想起你和你那痛快的诗句。
在云爆弹令人发指的空气里,
我们共同的邻居正在慢慢窒息。
我多愿你活过来,像氧气和蜂蜜,
像一块取自卡文山⑥或黄山的,
稳固的“世界的界石”⑦,
像一门填满咒语的大炮。
捂住耳朵,发射:
“托马斯·萨拉蒙说:俄国佬滚蛋!他们就滚蛋了!”

2022/3/1

1.托马斯·萨拉蒙(Tomaz Salamun 1941-2014)斯洛文尼亚诗人。
2.语出萨拉蒙的诗《箴言》。
3.“贱货天使”,萨拉蒙一首诗的标题。
4.参见《马太福音》。
5.一种法国馅饼。
6.斯洛文尼亚西部高山。
7.语出萨拉蒙的诗《历史》。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