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母语又生下母语

 胡冬访谈 by 曹梦琰  

直到母语又生下母语

 胡冬访谈 by 曹梦琰  

‘I’ll tuck the horizon under my heels’: A Conversation with Russian Poet Natalia Azarova – Tupelo Quarterly

Pushkin and Silver Age poets have been well introduced. What’s after them? What’s the most peculiar phenomenon in Russian poetry today?

‘I’ll tuck the horizon under my heels’: A Conversation with Russian Poet Natalia Azarova – Tupelo Quarterly

Pushkin and Silver Age poets have been well introduced. What’s after them? What’s the most peculiar phenomenon in Russian poetry today?

他画出了中国最好的油画,你却不知道他

关于锋植

文 / 刘彦

作为锋植的老朋友,我几乎目睹了他艺术演化的每个阶段。

他画出了中国最好的油画,你却不知道他

关于锋植

文 / 刘彦

作为锋植的老朋友,我几乎目睹了他艺术演化的每个阶段。

唐晓渡:当代诗歌“经典化”意味着什么?

“经典化”和当代文学联系在一起时间好像不太长,记忆中应该是在1998年前后。临近世纪末,再加上“新诗”概念提出快100年了,似乎应该有所总结,于是各种假以“经典”的选本,包括排行榜之类纷纷出炉

唐晓渡:当代诗歌“经典化”意味着什么?

“经典化”和当代文学联系在一起时间好像不太长,记忆中应该是在1998年前后。临近世纪末,再加上“新诗”概念提出快100年了,似乎应该有所总结,于是各种假以“经典”的选本,包括排行榜之类纷纷出炉

“先锋的蝙蝠把我们引向黑暗”——张清华谈当代维吾尔诗人的创作

这是帕尔哈提·吐尔逊的《木乃伊》中的诗句,它让我感到亲切而又陌生,震撼而又似乎颇有些茫然

“先锋的蝙蝠把我们引向黑暗”——张清华谈当代维吾尔诗人的创作

这是帕尔哈提·吐尔逊的《木乃伊》中的诗句,它让我感到亲切而又陌生,震撼而又似乎颇有些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