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oslav Kirin

克罗地亚诗人:米罗斯拉夫•柯林

 

米罗斯拉夫•柯林(Miroslav Kirin,1965)曾在1989年获得30岁以下青年诗人Goran 诗集奖,目前已出版六本诗集和一部小说,该小说于2001年获得克罗地亚Jutarnji 最佳小说奖。他的作品被译成其它六种语言,他本人也从事诗歌翻译。

 

 

关于鸟                  

我知道我将永远无法接近鸟,甚至连想都没想过会与它们交谈。鸟是立方体与金字塔之间的传递动物。立方体包含甜蜜的密码,金字塔带有青春永驻的能源磁场。鸟有空骨,飞翔时空气在里面歇息。我的梦想就在那里面,我愿意相信那是真的——那是我的短距离飞行,从山顶飞到装满干草的马车上。那是7月的下午,成群结队的小苍蝇在空中。只有鸟才会有雏鸟,这是形形色色钟爱的本质。蟋蟀的羡慕成了它们的负担,但它们忍受着。而沉默的鱼却容易对付,它们完全同鸟一样,只是在颠倒的水界。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帮助鸟鸣唱,兴高采烈,这几乎是基督徒的使命。有些人知道如何与它们交谈,譬如圣弗朗西斯——鸟曾经从他嘴里啄出词语,他从它们嘴里获取颤音。梅西安就是他的好学生,他几乎准确地记录了老师同它们的交谈。告诉我什么是幸福,他问,他们给予他答复。幸福使用什么样的电缆来广而传播,用无线网络连接么?我应该向谁问这些问题?费用多少?但你不能再与鸟交谈。甚至不能像中国艺术家张洹那样——他把蜂蜜抹在裸露的身体上,沐浴鸟食,坐在一只大鸟笼里,让鸽子从他身上啄鸟的种子。难道我们真的必须让它们以那样的方式同我们说话吗?什么?它们就在窗口下,啄食。整整一天。偶尔它们飞下枝干,然后落在地上。又开始啄食。它们不会长大,也不会发胖,无论饱满还是饥饿,它们都不会变声。它们正在啄食,但没有什么可啄。冬天,草木枯萎气候转冷,黑鸟试图让土壤相信自己仍然肥沃,还未穷荒。你很有吸引力,鸟向她呼喊,又开始啄食,啄出一些小孔,让温暖释放出来。我们可以相信这些黑色的生物吗?他们的饥饿抵押真理。不过我很高兴,鸟与我永远无法交谈。我正在说话,但我没有什么可说,没有什么人可以交谈。所以我们之间的吸引力没有任何夜间谈话可以取代。

 

 

Ming Di根据原作者自译英语转译成汉语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