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 Bidart

美国当代诗人:弗兰克·毕达

 

Frank Bidart出生于加州,罗伯特·洛威尔的学生,后来是洛威尔诗选的编者。诗集《欲望》曾获得全国图书奖、全国图书评论圈奖、普利策三项提名,后来获得史蒂文森奖,雪莱奖,以及博林根奖。现居波士顿。

 

 

《致往昔》

我期盼的是(如果我期盼的话)我们会
再次见到对方——

……并再次抵达徒劳

在那里我们曾彼此爱过……
爱过。爱过。

夜晚的内部还有一个夜晚——

……就像《猩猩》里面的侦探

(芮兹兄弟)

有一次我们被猩猩殴打

我们搜索墙壁,精致雕刻
坚不可摧的镶板

我们寻找按钮,插杆,门闩,
寻找一个能打开秘密的门,
最终揭开密室,

墙壁中的走廊

(非迷人的,必需的,梦想过的结构
在我们所看到的结构之下,)

这就是房中之房……

夜中之夜——

……(譬如)我曾一连数月地似乎只会让人
扫兴,沮丧,

让你失望——然后,什么事情引发了

酗酒,持续多日,当你
缓慢而颤抖着清醒过来,

病痛,悸动于反悔和自我厌恶中,

烟灰一般地内省:抱住
以往;无用的;讨厌的……

这个视角来自水的力量

而水在睡眠中——
隐秘,恋史,背叛,双结合

(你认为)不适合于日光……

夜晚的内部还有一个夜晚——
……因为,有时在夜里,我们仍然
栖居在秘密的地方,在一起……

这是明智,还是自怜?——

我所知道的爱是这样的爱,
两人注视

不是朝着彼此,而是朝着同一个方向。

 

(明迪译)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