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e Italian Poets

安娜·朗巴尔多 (意大利)

明迪 译

简介:安娜·朗巴尔多 Anna Lombardo,意大利女诗人,翻译,文化刊物《月亮之声》编辑。英语文学出身,目前在爱尔兰都柏林大学读博士学位,主攻”性别研究”。出版诗集有《甚 至鱼也会醉》(2002),《没有借口》(2004)《不在场的东西》(2009)。
◎女儿(我没有的)

打开洗衣机(她没有的)
把过去放进去,加点漂白粉,
搅匀,然后转动。

她讲究整洁,此刻终于满意了,
她已为诺贝尔典礼全部浆洗好,
所有漏洞,污迹,颜色,
都消失了,飘走了。

她把过去整齐地摆在小房间里,
等它们阴干,
焦虑如同初恋。
我没有帮她,

–即便在心里我总想伴随她。
我打开衣柜,拿出一件件
她小时候的衣服。
一滴眼泪的痕迹。

不知道是为我还是为世界。
◎句行

在你身体里弯曲的空间
我来了,占据
一个位置
我需要你的温暖
如斧头一样
滑过我的盾牌

还有那些战栗
穿过我的每一根静脉
和每一个设想的
寒冷音节

◎有些人相信梦

有些人相信梦,
然后走了。
相信梦的人
总是
提前离开,
把我们留在海边,
为鸵鸟季节
热身,
用生命
散步。

2. 金果尼亚·金果尼(意大利)

明迪 译

简介:金果尼亚·金果尼Zingonia Zingone,70年代初出生于意大利,在中美洲生活多年,现居罗马,精通西班牙语,出版有西班牙语诗集《给谵妄症戴上面具》(2006),《世界性悲 痛》(2007),《塔纳·卡塔纳Tana Katana》(2009),以及意大利语版的《给谵妄症戴上面具》(2008)。 2007年开始在欧美和亚洲应邀参加各种诗歌节,并创办了罗马Altre Braci诗歌协会。

◎幻觉

从门口走过
不知道是进来
还是出去

或者缝隙把你带到
你很熟悉
却没有去过的地方。

走廊尽头
一个男人坚定地走在
跑步机上。他的注视
幻影出你。
他没有过来,也没有
触摸你。
他的疑虑旋转起来,
转到你这里,从你身边滑过,
在你身体里吼叫。

走廊尽头的男人
需要的超越了你的肉体,
你无法想象:
盗取空白所需
还是把他清空
填充你自己。

门,不在了,
走廊不在了,框架不在了,
尽头不在了,但
那个男人还在走动,心跳合拍
你胸口,

他知道不能用重复的阴影
设圈套,
那不过是移动的视觉。
他只有一个身体,走在跑步机上,
而你是一个虚构,
比你以前多一点,
比你以后也多一点。

 ◎走钢丝的人

平衡,手臂向外伸出,
像一个微笑的苦脸,她走在
钢丝上,
反复走,不回头,
不后退
不后退到出发点。

钢丝在风中转动,
把问题旋转到空气的上方,
卷成一绺,
中间空心。

她踩在钢丝上,这种方式
人们称为疯狂,
手臂向外伸出,
面带微笑。

   ◎现在启示录

圣诞快到了。

尽管绿色的雨
在罗马鹅卵石之间
下成了水池
尽管母亲们为了生存
而杀害自己的孩子
尽管孟买的烟花
尽管没有人愿意
再买栗子
尽管巨大的空口袋
一个圣诞老人在纳沃纳广场
摇晃糖果,递送石头,
“笑话”
孩子们说。

马诺洛乞讨硬币
或者是安东尼奥,或者是乔瓦尼。
锡盘里是鸽粪。

名单很长,政府
把罪责拉长
想盖住脚。

喷嚏指数上升。
疫苗缺乏
不够发给每个人。

牧师与贫困搏斗
展示出圣母雕像
赠送二手衣服。

是的,奥巴马赢得了选举。

中国人销售玩具
有毒,但便宜。

今年也会有圣诞节的。

闷热,快打雷了。

你在马槽里放了光环么?

3.安娜丽莎·阿多洛拉托(意大利/西班牙)

明迪 译

简介:安娜丽莎·阿多洛拉托(Annelisa Addolorato),1975年出生于意大利米兰附近,长期居住于西班牙,曾在西班牙读比较文学,现执教于马德里和帕维亚两地,出版有两本西班牙/意 大利双语诗集《蝴蝶与飞蛾》(2004),《重建庞贝》(2008),以及专著《论帕斯》(2001),《论西班牙著名女诗人Clara Janés》(2009)。
◎ 诗的点滴,光在你手中(五首)

十面埋伏–相遇–关于性别平等的诗

蜿蜒而精确的流动,
平稳而坚定的回应那些手势,
恰如规则所描述。
–旁视,但却毫不含混,
抚摸这凝聚的沉寂,
全身心在场,没有干扰。
一个垂悬而干净的相遇。
合情合理,意外,却又准确:
回声的舞蹈,
在阳光下,人人所见。
站立,然后继续向前。
所有的时间,
在镜子前面。
繁星在他者的扫视中。
如快要开放的玫瑰一样接受挑战。
面对时间。
恰当的时候。
白影和暗光
永不停息地产生,爱。

2
为舞动的歌手–有关丝线

你在温暖的雨中长大,
你的国家遍地是树叶 ,
新的雨滴叠映你身。
在这里,你的声音也变了。

你的声音与他们抗争
与女人和男人
如同受伤的
雌雄同体的烈士。

治疗所有的人
而没有任何愈合的
可能性。

3

一个低沉的声音唱着
不知道
命运门槛在哪里。
它的果实给所有的人,
却隐藏着。
骑士们解除武装
寻找它的根。
他们不知道
(受伤后)肿胀的声音
秘密诞生于何处。
在诗里,在歌中,
在旋律里,在花哨的衣裳中
你藏着
痛苦的
神圣褶皱。

4

你变幻莫测
但你站在靠近
泉水的地方
最纯净的水之地。

你关闭借口,埋葬欲望

只长出
一个完整的声音。

足以捕捉丝线。

古乐存留
搭在
你胯上
你唱歌的时候
他们赢得所有的抵触
和矛盾之心
一切只存在于舌尖上
一条小径,
直线飞翔
你和你的声音。
行走于丝线

5

你的声音是隧道,
柔弱蜘蛛吐出的纤维
合谋
蛊惑
隐藏

在睡眠的音乐
皮肤上

而火山大声
宣布
对着所有的那些排列
他们将落下
在沉默中,
但会落下。

哦液体银光女人,
你唱歌,跳舞
在旋律上,平和地安置,
寻找不可预见的曲目……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