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zhyna Mort

瓦尔兹娜·摩尔特

Valzhyna Mort(1981-),出生于贝拉鲁斯(俄罗斯、乌克兰、波兰、立陶宛交界处),目前欧美最热门青年诗人之一,在斯洛文尼亚、波兰、德国、美国均获过 奖,2008年在美国出版了第一本贝英双语诗集,由普利策诗歌奖获得者弗朗兹·莱特夫妇联手与她自己共同翻译,好评如潮。现居美国华盛顿特区。贝拉鲁斯 1991年独立,但语言上仍有被俄语同化的趋势,瓦尔兹娜移居美国,英语非常好,但坚持用小语种写作,是一种姿态,也见其思想的独立和成熟。她从音乐转向 诗歌,其诗歌的节奏感和音乐性都很强,她在用英语朗诵时还喜欢强调谐音,比如pitch(音调),bitch(母狗)。作为一个80年代出生的青年诗人, 她也许在文本建构上还欠火候,但语言之犀利,思考之尖锐,语调之诙谐,都超出同代诗人。

一首关于白苹果的诗  A Poem About White Apples

白苹果,夏天的第一枚苹果,
皮肤细嫩如婴儿,
香脆如冬天的白雪。
你的气味让我睡不着,
这就是死人

怎样困扰凶手的梦境。
白苹果,
这就是每年七月 地球

怎样在你的体重下变得更重。
在这里只有垃圾闻起来像垃圾……
在这里只有眼泪闻起来有盐的味道……

我们摘苹果
像绿色海洋花园里的贝壳
刚刚离开母亲的乳房,
我们学习
用牙齿去接近一切事物的内核。

那么为什么我们的牙齿像棉絮……

白苹果,
在黑水里,滋润

渔民,自己溺死。

贝拉鲁斯语(1)  BELARUSIAN I

甚至连我们的母亲也不知道我们是怎样出生的
怎样趴开她们的大腿 爬到这世上
同轰炸之后你从废墟里爬出来的姿势一样
我们无法分辨我们谁是男孩谁是女孩
我们饱食灰尘 以为是面包
我们的未来

是地平线的细线上一个体操运动员
在表演
以最高的音调叫
母狗

我们生长在这样一个国家
首先你的房门被粉笔抚摸
然后黑暗中一辆战车抵达
人们再也看不见你
不过那些车上

既不是武装人员
也不是带镰刀的流浪者
这就是爱怎样爱来造访我们
然后蒙面袭击

只有在公厕里是完全自由的
没人在意我们做什么
我们与夏天的酷暑和冬天的雪搏斗
然后发现我们自己就是语言
我们的舌头被割掉后我们用眼睛说话
我们的眼睛被戳破后我们用手说话
我们的手被切断后我们用脚趾头说话
我们的腿中弹后我们点头说是
摇头说不   我们的脑袋被生吞活吃后
我们爬回睡眠中的母亲肚子里
仿佛爬进防空洞
再出生一次
而地平线上我们未来的体操运动员
正在跳跃  穿过太阳的

热箍

眼泪工厂  Factory of Tears

而且再一次根据年度报告
最高的生产效率成果
又是由眼泪工厂完成。

运输部砸破鞋跟之时
心脏事务部
歇斯底里跳动之际
眼泪工厂正加夜班
节假日里创下新的纪录。

当粮食提炼站
试图消化又一个灾难

眼泪工厂采取经济优势新技术
回收过去的废物——
以回忆居多。

年度员工的照片
挂在眼泪墙上。

我在英勇的眼泪工厂领取伤残救济金。
我的眼睛长出老茧。
我的面部复合骨折。
我从我创造的产品里获取工资。
而且我这样很快乐。

Translated by Ming Di   明迪 译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