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ems by Qing Ping

风暴三首,苏州往事 | 清平诗文专辑

2017-02-06 清平 AoAcademy

 

今天推送诗人清平的三首诗和一篇诗评文章,其中《风暴:游行中》是前几天刚写完的,尚未在任何平台上发布。

 清 平 诗 选

风暴:桥墩下

慢慢移动,停泊。慢慢移动,回收。

天色越来越,向着今天驱赶我、驳

斥我、剥落我仅有的一件白衬衣和

一双白球鞋。然而时日漫长,白衬

衣、白球鞋不得不在象征之前烂掉。

先是天色等、风暴等、富仁坊六十

号的好好婆等。然而时日漫长,没

有谁有耐心一个桥墩、一个桥墩地

等我磨完,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不

情愿,因而越来越令我迷恋的洋工。

对于漫长的叙述总是这样。无论我

在不在今天,或今天的幻念中,我

都将惊诧于、醉心于能够连得上的

三两个桥墩——水流向无限,而桥

墩就在眼前。然而时日漫长,纵使

一路穿过涵洞、阴沟、革命的血和

街头混混斗殴的血,桥墩也不是一

个人或一首诗心中的明灯。它不能

照亮旧时代,悲剧天幕一角的漏光;

不能照亮新青年,伟大的无聊探险。

在天色、风暴、富仁坊之后,等我

的尚有一座看上去更加真切,更加

便于描述的桥梁。然而,时日漫长,

它对酒当歌的桥墩,等不到我的脑

海去浮现,另一个脑海即将其淹没。

2015.10.23

风暴:城墙上

登高远眺于八十年后。旧时代轻

薄云,簇新在不断来临的小城邦

革命。由黄雀儿引导,比望不见

天平山的人生低矮几辈子——亦

已高过我后院的土丘:一棵无花

果,从富仁坊暗通西晒的二道沟。

是的我在此仍旧不能摆脱姑苏城

外的登高不见远。郊区,可耻的

放歌……敞胸的孔雀:大风吹散

白毛女阴森的独辫。呵,在城墙

一角的砖坑里,暮年随曙色降临。

飞和不飞的两种赚绩,随角蜢弹

起绿和灰,挑拨我少年绝望的贪

欲在十米高的野心。再高一点吧

但颓败已开出小紫花引我弯下六

十年后的腰……在娄门或老阊门

的桑树下,我瞥见此刻的我仍在

漏雨灶屋间,厌恶着醉里吴音粗

野的骂娘。少年啊,只有身体不

是江南李龟年,不是苏州老流氓。

世界真的瞧不清我瞅见过的自己

是否在那儿迷失了此地?我猛烈

地闭眼于开明剧院后门的小弄堂;

上一刻在南园,下一刻在白茫茫

延静里:凄凉某人或许静候时光

在白菀里爬九十年,在紫菀里爬

十年,不改变一切只在城墙上等

我从他眼中、喉头扽出钢丝和棉

线。这个人不是我。这个人站在

阿飞出没的小公园西南,把他轻

落的肩膀挂在北平的城墙上,手

指抠于碧水星阁后园海棠树下黏

土里的鸡肋——和我一样被夸大

的中华田园犬,和我一样被夸大

的禽兽的肠胃:此人后背有幼年

纵欲的痈疖。迷惑啊,我为何在

他垂暮时看不到他弯腰捡起初恋?

为何看不到他邪恶的一跃?那是

多么俗语的人生落幕前;那是多

少城墙下的霹雳……电光中顺序

分明——我依次看到故乡、革命、

祖国和浮萍,深红至浅红的几张

脸;有劲到有力的挖掘和一窝蜂

解甲归田。但是,迷惑啊。我阅

尽暮年与童年,此人未尝转过脸。

2016.9.8

风暴:游行中

“回不去”是一句空话有时不像听

起来那么空。疾风用微距检验说过

的七亿人中有七十万以上像卖油郎

独占花魁那样的一滴油穿越小针孔:

悚然由“回不去”回到游行队伍中。

“怎么办”说一百遍能将热情降到

零度但一声不吭才是“怎么办”狡

猾的自由。就像什么都不像而终究

像万物一样来到几十年后的死人中:

宙斯被特朗普蛊惑于红旗下的孔丘。

一万里长不过富仁坊六十号厢房里

两床破棉絮缠绕的线圈直通量子物

理学尚未诞生的加速。红彤彤的脸

蛋迷宫能藏起多少不朽的月下奔走:

半辈子往来几十米是因为一生激动。

 

阳光浅照垃圾桶边半发酵空气中微

渺的蝼蚁祖先脸颊上浆糊未干的救

命标语。从察院场到枫桥犹如从第

一人民医院到杨家桥水沟边等公车:

缄默的队列自本地热闹的虫洞穿过。

“随便吧”听上去像落叶说出来像

决堤实际上和地球差不多封闭在一

段游行录像里。它们放弃的自由不

会增加不自由给炽烈的脚踝和车轮:

蜿蜒之飘扬的嘶吼从未衰老于某人。

“真没劲”出自全人类肺腑中浅藏

的足不出户烂誓在一刹那不违背的

初衷。不朽的下一步等待回望晴朗

云海上悬停的赤脚在水气里跳街舞:

上一步已熔断虹膜但翳影仍在眉心。

然而复杂如空想简单似永生。然而

丑陋如幻景美妙似救人于体无完肤

之一瞬——我曾激动在重机枪一侧

民兵队伍里英俊少年丢失的两毛钱:

革命不再是革命而游行依旧是游行。

黄沙胜于黄花凋敝前黄羊为一片黄

叶尽失的前蹄。多么不幸地不能用

不幸来虚构游行的我和不游行的我:

蓝天上飘着羊群、大海里游着蚂蚁

是多么精密地期待一切反驳的痴情。

2017.1.22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