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ance Hayes 美国十四行

【美国】特伦斯·海斯 Terrance Hayes

明迪 译

美国十四行

——给旺达C

 

我认识的人知道为什么那些骨骼旺盛,而面目憔悴的女孩

在月亮应该在的地方咳嗽,在光亮之处

夹紧眼睑。如果不是耳环发出火光没有人看见她

因为没有人看得见。她声称她胸部的纹身写着

“把我带到我气血行走的地方”,而我希望那就是这里

在这里我是她儿子,压抑在黑里,把夜晚的平静

松开,让同样的血,火焰一般穿过我。在她的炸弹头发里:

弹壳装满风暴;她的嘴唇里有迫害的手指。

有人愚蠢到愚蠢地爱她。那些听不见

音乐的人没有倾听——当我说出时,就好像宣布

她是一首挽歌(elegy)。因为她,而与肖像(effigy)押韵。因为她,

没有烟雾,就不会有聚会。我想着你,“迫害”小姐,

每个星期天都在想。我想着你,星期一想。我想象你把伤害投掷到

月亮应该在的地方,然后跺脚走进我们的黑暗,从容不迫。

 

 

 

我记住的并不是一个女人寻找女儿时

嘴里冒出的烟,

也不是践踏过的路径上

 

留下的稻草拖鞋。我什么也没看见。

头发遮住我的眼睛,在梦中

我无法闭上我的嘴。大多数时候

 

那里有盐的味道,和造船工人

的勤奋。偶尔,我会听到

我弟弟在我脚下呻吟。

 

那里有平静,和放弃

的自由决定权。有屋顶。

有木板,树液,碎片。

 

我母亲皮肤黝黑,头上裹着红布。

她的生活比她背上抗着的火

还要沉重。

 

这就是过去意味着什么,孩子。

有地图和经文

刻在我手心,刻在整个镇上,

 

我走进镇上,寂静无声。但我记得

我不饿。我母亲把她的眼泪变成水稻,

只要她哭,就有食物。

 

 

匹兹堡

 

是一个胖女人,在公共汽车站絮絮叨叨。

她认错人,以为我他妈的是一个在乎的人,

以为我是她灰色工业胸脯的原生儿子。

她祝福她的海盗队,她的钢铁队,

她父亲,上帝保佑是个黄蜂队球迷。

她认错人,以为我他妈的是一个在乎的人,

她的蓝围巾扭起来像宽阔的莫农加希拉河,

她的蓝脸一字排开像便宜货街道地图。

我告诉她我不是本地人:

这隔离的令人疲倦的街区,

这无情的冬天脾气,

但她长长的讲也讲不完的故事麻木了我。

她执着,如雪,如靴,水滴答答而具体,

如公共汽车轰轰隆隆,像巨大的金属毛毛虫。

她点起一支万宝路,这就意味着

春天将迅速燃烧,如火柴一样激烈,

夏天将慢慢炖煨。

她告诉我匹兹堡没有一个陌生人。

我信她不,

我干若冰霜的童话干妈,

我粗壮散漫的比喻物?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