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ems by Ken Chen 陈圣为

 

陈圣为 Ken Chen (美国)
蒸发(外一组)

 

你相信么?
我们曾经是陌生人,干枯
而未孵化,未来在我们之上等待,仿佛一个水池。
六月从蓝色的雨袋中
喷薄而出,我们相拥歪歪斜斜沿街而下,举着一把破伞。
半夜两点
你朝我屋顶扔瓶子。我把内衣
藏在你口袋里,烟雾的天空,月亮曲子。
今晚,雨水直泻。
雨水彻夜敲击玻璃,绝望至极,
祈求进入。
好吧,让我用时间来滋润你,直到湿熏透我们。
让爱淹没我们,爱的幸运时代。
让这个湿的纪元浸泡卧室,直到我们的颈部
穿起湖泊衣领。
救生员宣布,不要让任何年龄的任何人
单独游泳;成年人
也会溺水——此刻水亲吻我们直到屋顶!
那次我们互相亲吻了一夜,我们是想
把鲜汁时间从身体里吻出来
还是仅仅想把对方湿成
一段纯净的时间?
我们的粉红色呼气蒸发向天空,
但我却发现自己
被空房间吓了一跳,因为你也蒸发了。
黎明用粉笔划出它绽放的线条。
我们曾经不会死,但现在看我的皮肤
皱成了大理石。
早晨,世界的白色屋顶,
温暖我们累积的水域。
雨水朝上而干。
这间卧室,枯竭的护城河。

 

瞬间的生命[摘录]

 

@恋爱中的笛卡尔

爱吧,接受这一事实,我们不是纯洁而透亮的心,像虚掩的星辰飞向对方——不,我们染上自我的色彩。我们有时相信自我是一种不可见的玻璃,如同我们相信身体是肉做的西装。怀疑所有不可见的东西。怀疑所有可见的东西。

 

@克林·鲍威尔

不要做一个悲剧人物。什么是悲剧人物?犯罪的受害者不知道自己正是罪犯。

 

@地狱中的阿多尼斯美男子

然后她儿子带着爱神枪和箭
抽出爱轴,递交——一只纤细的箭头
在她乳头,像一个讨厌的裂片……
一头肥猪用巨牙抵撞我,但生活本身才烦人,傻瓜!
我从来没有欲望,我总是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而在这个灯光可疑的走廊里,我想要野梨,坚实的乳头般的水果——
水仙!
三叶草!以及八哥的颤音,为什么不呢!我们可以种
苹果,在这里……苹果?那么,我猜想我确实想念她

——你知道当我跌落出生活时
我抓住她心脏就像抓住一根绳子。

 

@弗吉尼亚·伍尔夫

有关我的秘密,我的倾诉对象不是我的朋友,而是我的记录,以及将来会阅读它们的陌生人。

 

@移民之子

我曾经假装是美国人。
直到我意识到我是美国人。

 

@理查德·罗蒂

什么是宽恕?当别人的罪行变成一个我们自己很可能会犯的一种行为。虚伪的美德——我们暂时成为我们之外的别人,可以从另一面看到我们的行动,就像无人可以那般的圣洁。

 

@(希腊神话)爱欧

符号是
删节。我不是牛,阿格斯不是无所不知。
我们是忧忧众生。
我所爱的人将世界冷冻成夜而停止了我的心脏。
我的心脏是世界的一部分。

(明迪 译)

陈圣为,美籍华裔青年诗人,第一本诗集《少年心事》获得美国最悠久的年度文学奖耶鲁青年诗人奖。毕业于伯克利加州大学,曾是学校唯一获得普瑞斯利奖的学生,后来取得耶鲁大学法学博士,成为律师,现为亚美作家工作坊执行主席,获得过国家艺术基金奖。

 

published in Poetry East West Vol 9

http://www.poemlife.com/newshow-9698.htm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