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 Valentine in Chinese

四月   April

假设有一分钟我们站在一起,

在布满电线的瓦斯车上:

假设我们在黑暗中。

这里温暖,干燥。

食物丰盛。

我们不用在躲藏中等待。

在美国,长大了就自然是白人,

我们大都坐在有自己光线的房间里。

过来吧,带上你的东西:

牛奶,花生酱,

药片,毛衣,蜡笔。

修女们祈祷。

雪。黑暗。

我们也祈祷吧,为那些朋友们,

去年和前年死去的,今年将会消失的。

说出来吧,

像一群蜜蜂那样。

@甚至彻夜  Even All Night Long

甚至彻夜如此

火车在梦中

拖着我

像吸着一根针

甚至就在这一刻,我的手沿着床

穿过街道——

任何人的手

我的脸,任何人的脸

被拥着

被吻着

被水

被婴儿

被没有失去的那位

友人

月亮飞蛾   Luna Moth

黑窗上

月亮飞蛾

我在信号内存里注释你

但已不记得如何跟你说话,

沉默如黑色的窗口。

沉默,你的身体

一本小书

饥饿中

我在上面书写。

孩子的画,1941年   A Child’s Drawing, 1941

一个女人梯子斜靠着

怀里抱着两岁的小男孩。

她的胳膊,腿,手,脚,

细如蜡笔。

男人梯子

举着一杯威士忌,

他正从孩子的图画中跑出来

穿着破开的旧睡衣——

他在打仗。天空

是最黑的蜡笔峡谷。

他什么时候再离开?他离开时

我也离开。我喜欢那条河,天空。

给爱    For Love

你有时会跃起

你有时会走开

那一次在电话上

你无法呼吸

我一跃而起,但无法到你那里

我抓住了向死亡招标的山顶

我抓住了隐藏的树枝

我,你知道,还在这里,

郁金香,树脂,临时的替代——

明迪  译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