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Poems by Astrid Alben

英国青年女诗人阿斯特丽德·阿尔邦

 

江晨欣译

 

 

彼国

 

我梦见B与我说话
告诉我他看见
云霞在牛奶盒里漂浮 。

 

他说暮光

是一群飞鸟

随西风掠过屋顶。

*

 

那天晚上天空消失了

换来一层呆坐在屋顶上

的云堤。

 

B说云层里盘旋着小小发光的

玩意它们大概

以前是路灯吧。

 

光线扭伤了他的影子

把我散开了B说

从我脚下清澈流去了。

 

*

 

国界那边的河在雨里奔流

黄色紧跟在芥末后面

每一片树叶也是唰唰拍打着夏天的拖鞋。

 

国界那边的电话线

缠在公路的鹿角

在那里,

你为什么离开表示你为什么回来。

 

国界那边一只脚很容易会

忘掉另一只脚但那其实

无关痛痒。

既不在这里,也不再那里。

 

记着

B说

国界只是一条线。

 

*

 

但他真想告诉我的是

国界那边我想与每个人说话

对的,我最

最想与你说话

因为每一个地方

B一边拿起牛奶盒

送到嘴唇边

一边继续说

 

他那天晚上到过的每一个地方

我看见刚刚生下来的婴儿

他们的拳头是紧握的

 

但在死去的时候B边说

边把唇角擦一下

我们的手是摊开的。

 

 

请留在座位上,直到“系安全带”指示灯熄灭为止 ,谢谢配合

 

万一我死了

你手上有房子的一副钥匙。进去吧,

我的书你可以看不可以拿走。

我从来未明白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万一——请

记住我曾经到过北极圈

在直升机里掠过像瘀青的舌头般

悬垂山壁的冰河

也曾激情地做爱

(虽不一定与你)。

记住在公共交通上我一定痛恨

坐我身旁的人,管他多英俊。

万一我死了别着急,请记住

我们爱死人远比爱活人深。

这是一份恩赐。

死了,我就不会从你的故事中逃脱,

仿佛有人忘了关好

头顶行李舱;我不会掉出来的。

终于, 我将不再渴望

哀吊,呻吟,悲痛,期望:

我将已舍弃种种的愤怒。

但万一我死了,请你记住:

在语言中人人都互相欺骗。

万一

请记得如有万一

大家都会失去对方。

 

 

 

作者简介:Astrid Alben’s poetry collection, Ai! Ai! Pianissimo was published in 2011 by Arc Publications. Alben has been described as a “a new and original voice in English poetry, serious and uncompromising.” Her poetry, essays and reviews are widely published, including the TLS and Poetry Review.原作者也从事荷兰文学翻译(英荷混血)。

译者简介:translator Chenxi Jiang, winner of The Susan Sontag Prize for Translation in 2011. 江晨欣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主攻德国文学和意大利文学,从事意大利文学翻译,2011年获得桑塔格翻译奖以及美国笔会的翻译赞助奖金。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