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ef Komunyakaa in Chinese translation

尤瑟夫·克蒙亚卡(Yusef Komunyakaa),美国当代非裔诗人,1994年获得普利策诗歌奖,2011年获得史蒂文森诗歌奖。

《黄蜂》

一棵老树桩藏在
泥土里,像乞丐
的烂牙,当犁铧
刮到树桩,黄蜂群起而至。
杰克逊先生扔下犁——
犁铧如同捕鲸船的鱼叉来回摇摆。
马已是午夜,
垂暮之年,拴在某人的
怀表上。他颤抖着,但不同于女人
在廉价连锁店的镜子前
摇头的姿势。在低处,
他与夜晚的繁星有更深的关联。
他立在那里,在套绳中,
沐浴着泡沫光环,就这样
被一种伟大,而愚蠢的
镇静,止在那里。他低叫
一声,然后整个
美丽,黑蓝的天空
落在他背脊上。

(明迪 译)

《夏日溃散之后》

我无法触碰你。
他的面孔总是返回;
我们在各自的噩梦中
长久注视,
老天,我看见什么!
宝贝,亲爱的,
我拥着你
但毫无用处。
两只船停泊,
在“无处”之间摇晃,
没有去处。
我身体的一根骨头低语
“也许今晚”,
但我总是想到
劳伦斯《恋爱中的女人》里
两个赤身搏斗的男子。
我无法忘怀,
有气息的画卷铺开。
他拥有你。但又
失去了。他再次
拥有你。又,失去。

你在杜鹃花丛的边缘,
被词语摇散。
我看见你玫瑰色的
裙子卷起。
他手持一把刀
对准你喉咙,
夜鸟飞回
到树枝上。
一阵狂风在门上叩响,
新的一年裹一身黑大衣
往返。
我们最后一次做爱
已过去6个月了。
今晚我看着你
抱住枕头,
在睡眠中半笑。
我想摇醒你,问
是谁。我再度抚摸自己,
毫无廉耻,直到
他的面孔清晰起来。
他从我这里
偷走什么,
我不知道
是否有一个名称——
就好比用一只愚蠢的手
数你的肋骨,
而数我自己的,用另一只手。

(明迪 译)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by Ming Di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