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迪 // 诗十首


 

古都

 

 

走进圣地,以为迎面过来的是古人。

他们肤色古老,一开口却是官腔的殖民调,

毫无古音。这失望不亚于回到故都

不见故人的缺憾。只有现代鸟

 

在身边飞来飞去,停一阵,咕嘟一声,

害我一时得了幻听症,以为听到“孤独”。

 

路边的鸟足兰,望不到尽头,我举起广角镜

也捕捉不到,会说22种语言的你。显然你不是同路

的行人。他们旅游,观光,不痛不痒。

我独自走,风一过,突然有种滑翔的感觉——

 

很久以前,一个半人半神半鸟将涅磐

从手中放飞。于是修行成为极乐,在纵与禁之间

 

忽悠,于是在汉地,藏地,有更虔诚的祈祷。

这里有的是伊斯兰的恢宏,波斯的精细,土耳其的闪烁,

美丽而混杂,唯独没有的是纯正。

古迹上,无以修复的孤寂,绝对得如同时差,以两个半小时计算。

 

2010.4.16.

  

瑜伽

 

 

你用一种新的尺度,创造了一个神奇

也达不到的境地,我无以回应,

甚至这些莲花,这些风铃,

 

只有闭上眼,练瑜伽,潜意识简化

复杂性姿式。先合掌,

进入你的神不知镜界,把左当成右,

 

把右当成左。然后舒展关节,用曲线去冥想

飞鸟所到之处。再鬼不觉,用呼吸抵达

词语所触及的痛

 

并快乐着。风,在风宫之外。

有什么浮动,托起空弦。我关闭五音,

让水池空,让起源空,

 

让线索和弦一起消失。空瘦的骨架

飘起来,罗摩衍那,巴哈阿拉。你怎说我不是你

五千年前放出的风筝?泰姬玛哈,喜马拉雅。

 

2010.4.18.

 

 

挽歌

 

 

那个美貌的男子,从深水区窥视我

奇异的心慌,早上五点,看不清他

眼珠,灰蓝色的拉丁字母?紫蓝色

斯拉夫?他拼命抓住我五千年汉玉

打造的手镯,哀求我委身于他波澜

不惊的躯体,我用力反抗,从水面

沉到水下——风萧萧兮的羽翼,在

我肩上栖留,发光,而他变成暗礁,

在水底下抑扬,顿挫,同谎言一样

有着动人节奏,不时敲打我的防身

玉器,箍紧我,束缚我裸露的双腕,

我挣脱,出路在哪?我以婴儿般的

蛙泳,另辟暗道,女娲指着西边说,

远走他乡吧,陷入泥潭的十四米深。

 

2012.4.

 


台北

早上五点半,楼下的自行车
公鸡一样争先恐后响起来,
不一会儿,摩托也此起彼伏
凑热闹,早市的香味更是

吱吱嚓嚓。我们四人倒时差,
在催眠曲中睡到中午才起。
街上,汽车喇叭毫不逊色
摩托车马达,地下捷运吭吭

喀喀。四个不带京腔的京城人
一路叽叽喳喳,终于找了家
川菜馆,点了辣,不辣,微辣,
和麻辣的菜,吃完后开开心心

逛大街。远处是世界第一高楼
101,近处是挂满彩旗的小巷子,
绳子下停着自行车和摩托车,
没晒衣服的地方停着进口车

和小吉普。晚上我一个人逛
诚品,书店关门后朋友的朋友
骑一辆摩托来接我,我坐
他背后领略台北,夜市正在

收摊,风在耳边呼呼响,
小伙子不带刹车比风还快地
飞驰。我不好意思搂住他,
左手拽着他衬衣,右手

在他背上爬格子,多来米发
索拉西——不够,台北的
声音不止七个,尤其到了
明天早上,非得练习半音阶。

 

2009

飞往雅典,途中

 

 

坐在我旁边的女医生

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德语,希腊语。

我问她现在在哪,

她说是希腊第二大城市,很快就可以看到

爱琴海,然后就是雅典。

她说晚上回家泡个热水澡,明天还要上班。

我不敢看窗外,这么强的紫外线,

会把我体内的心事照出来。

女医生继续看小说,我没再和她说闲话。

言情对于她是消遣,她活在比盐更咸的日子里,

同每一个现代希腊人一样。

接下来的一星期我每天看见雅典城里惊人的车速,

还看见自己被撞伤,躺在她的手术台——

我已双眼失明,什么也看不见,

只听到剪刀咔擦,一个上班喝酒的半醉郎中,嘴里念着伊利亚特

 

2009.4.

 

 

四月的安徒生

 

 

这个季节,最没有想像,

花一开就预告着秋天凋零。

绿草地,小灰鼠钻出

十二个洞穴。一盏蜡烛

 

吹灭我床头的词典。昨天,

他步行两小时,去海湾,

拾到一跟红舞鞋鞋带,

爱丽尔飞走时留下的信物。

 

不是我不想去,也不是我害怕。

有只夜莺,雌雄一体,

盘旋了一整个下午,

直到海边的黄昏,血红。

 

如果,十二个月都照不亮

虚构的森林,活在春天

就意味着只金蝉不脱壳,

那么去又怎样,不去又怎样,

 

飞翔的痛与痛快,飞起之前

已在撕裂中化为一个单音,

流星般沉入海底。我的快乐

只有你能够捞起。

 

2009.4.6.

 

九月

 

 

天刚亮,他就把几片土司放进嘴里

我醒来,看见他把几颗土星吃下去

 

林子里的青苹果皮,橘子皮,葡萄核

一夜变成小灯笼裤,小外套,小扣子

 

他穿上,去天鹤座晨跑一圈

带回外星人的蓝草莓和桑果

 

我静坐,远古的鸟声进入丹田

我静坐,战神又消灭几颗土星

 

“快起来,锻炼!”

他已吃掉一颗布罗茨基,两颗希尼,三颗沃尔科特

他飞起

十二只小翅膀

 

而我的爱,已积累成皮肤下的小脂肪

固执而懒惰的热量……

 

“多燃烧,多吃!”

但我怕失重……

 

9点我从草地起身

红蓝草莓也起身,上升,上升到土星

 

亮晶晶的早餐在这高扬的季节引诱

我一眼看见土星上细密的小齿痕……

 

2012.9.22.

 

 

海顿

 

 

我们走了三天三夜,把幸福大本营

远远抛在身后,我的小单间

没有上锁,你的行军床也忘了折起,

一定会有人偷偷溜进去,进去

就不想出来。我们应该在冰箱里

 

放很多食物,幸福不能分享,

食物可以。那么小的地方,留出那么多

让他们想象的空间,仿佛我们开创了

奏鸣曲时代——九平米之内

我们引进对位法,和声,呼吸多么明亮。星星

 

窗外的神殿,还剩半炷香,长廊里

黑蜘蛛的逃亡路线,被你一手截断。

没有退路,也没有侧路,

我们就这样走啊走啊,天快亮了,

莫扎特还没上路,贝多芬还没降生。

 

2012.1.组诗选一

 


急诊室

 

在巴黎,我们头顶九个月亮

满街寻找阿西匹林

 

药房说这个季节吃任何药

都不管用,空气会蒸发,每秒一千迈

 

诗歌市场,米歇尔叫来救护车……

 

薑心心面色淡定,说有点超现实

我则被现实一起拉到医院

随即被隔离

女护士二话不说将他衣服脱光(事后道听)

推到床上,“躺下!”

各种仪器乱扫一遍

等我被叫进去时,他不病也病了

面色苍白,云状,一颗心状物体悬在病床上空

 

“我想逃走”他说

我一看他血压168(吓一跳)

就说走吧,出门左拐

医生进来大吼,走吧走吧别忘了把心摘下

我们抱着X光,化验单,处方

以及心

签了生死书就离开

 

计程车开到河边,把我们扔下

他躺倒,晒月亮,把心放回心。我数桥上的心形锁

风在呼啸,仿佛左右心室

在互搏

草地上有马尔克斯的味道

几乎一百年

七条鱒魚游上岸(谁画的?我盘子里失踪的?)

想着想着一不小心手一挥,鳟鱼们抬起薑心心就游走了

等我终于摸回家(其实同时到达),他已坐在客厅

仿佛宋朝书生的事,与他无关

光头和粉红裤子举起iPhone,拍下错过的险情

 

每天晚上iPhone,iPad,i像机,各自忙碌

反邹各种法式菜谱,没料到中国胃和中国心

水土不服

 

今晚没有世界杯

我安心睡大觉。早上太阳光流进四个窗口

三颗心脏在巨大的客厅里游动

系着古懂探险队云彩

敌机在窗外飘,地铁声,火车声,汽车声,自行车声

一梭梭子弹飞过……

9点钟太阳偏移,心脏们变成苹果,梨子,樱桃

安静在餐桌上,进补煎鸡蛋

(我梦游时煎的)

我戴上墨眼镜走出右心室,不好意思做了一个连环梦

 

据说心脏越小越健康

我找出X光倒着看,把胃看成心,被黑洞吓一跳

所谓诗歌交流,也是颠倒一下视觉

震撼,生病,急诊

 

花神咖啡馆,雅克说好好好你们都回去(吧),把心

留下继续交流,护士会包扎好

明年寄回中国,按尺寸认领

 

一条冠状动脉,从敌后方偷渡回京

复查结果,医生说你出门带错了心,这颗严重受损

薑心心回家查看玻璃缸,几条血管正在开合

吞吐光,阿西匹林,月亮,走私品——

 


拱廊街

 

 

米歇尔带我们逛巴黎心脏

走着走着走进一条老街

走着走着只见他打开一把锁,说

这是他家,我们惊讶一下

然后不动声色进去

不动声色坐下

不动声色喝茶,然后大动声色

笑,拍照

老兄,怎觅到这等妙处?

宣纸堆到屋梁,光点瀑布而下

他笑而不答,请我们吃饭

然后带我们去拱廊,害我们

在十八世纪十九世纪之间穿梭

在高眉毛和低眉毛之间

幻想一切都是自己的收藏

晚间夜游,在公寓里也走起S步

整夜在巴黎市区绕来绕去

其实第一天还没出门我们就宣布

“巴黎是我们的,不是海明威的!”

我们每人占领巴黎一角,一个人三间卧室

外加两间浴室,自己写上男女,轮换使用

门太多了有时串错,比如第一天晚上我

推开壁橱找衣架,榨菜A和A嫂

赶忙躲到床下,然后忘了应该回到哪张床上

再比如榨菜B和B嫂每天坐在高脚凳上吃早餐

眼观三个房间的电视

外加中文频道。粉红裤子晨跑回来

从大门口直入,手里捧着刚烤好的面包

骗光头和薑心心,说是世界最大跳蚤市场掏来的路易十八

吃过的那种,不用抹黄油

吃完早餐我们在客厅修了个临时凡尔赛宫

贴上门牌号,免得挤车去参观冒牌的

然后抢着洗碗。从客厅到厨房

是一条香榭丽舍大道,有时我们走左边,有时走右边

出门时每人带三把钥匙

五张免费地图,十张没用过的地铁票

巴黎是我们的,从一开始就是,与海明威

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2014.6. 组诗选二

 

转自《当代诗》 http://mp.weixin.qq.com/s/_5fIge6m62o_lS6rq_xE_Q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