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来信:中国新诗人新诗风(一)

北京来信:中国新诗人新诗风(一)

应国际知名刊物《诗国际》主编伊利亚·卡明斯基邀请,开专栏介绍中国新诗人,每次介绍或点评3-5位诗人,英语版。这里存放中文原作。英文版两用,网络版和纸刊。第一次忍不住一口气介绍了8位诗人/8首诗,英文网络版将会配上8位诗人的照片(网上搜索的),如果原作者不同意使用照片,请及时告知。(因为要先翻译出作品,所以更新不会太快,但一年下来介绍的作品足可汇集成书。)(Ming Di)

 

汉语诗歌部分

 

 

西渡:鸥鹭

 

 

海偶尔走向陆地,折叠成一只海鸥。

陆地偶尔走向海,藏身于一艘船。

海和陆地面对面深入,经过雨和闪电。

在云里,海鸥度量;

在浪里,船测度。

安静的时候,海就停在你的指尖上

望向你。

海飞走,好像一杯泼翻的水

把自己收回,当你偶尔动了心机。

 

海鸥收起翅膀,船收起帆。

潮起潮落,公子的白发长了,

美人的镜子瘦了。

 

一队队白袍的僧侣朝向日出。

一群群黑色的鲸鱼涌向日落。

 

2016/04/07

 

 

 

秦三澍:晚餐

 

 

到窄门来。我述说罪行的地方。

 

三个月,回忆在浸油的餐桌上

焚化。你们把虚构的火苗

摆在胸前,并以此来爱我。

 

烤炙我。我感到坚硬,烫;

半熟的菜汤把舌头活生生塞回去,

这待罪的器官,以及宽宥

 

正不止息地在体内萎缩,缩成

雨林之核。当未成形的雷

让泪水也触了电,我不祈求——

 

菜叶,也浩荡地掩埋我们。

 

止住吧,我单面的肉身

无以在悲壮与爱的撕扯中,完成

这网状的晚餐。我的面容

将坠入池水,被瘦鱼分食。

 

到荷花池就停下。雨水

眼看就要升起,召回病逝的荷花。

 

2013年11月

 

 

 

轩辕轼:迟宇宙

 

在我们的宇宙之外

还有一个慢半拍的迟宇宙

那里的婴儿出生的慢

树木生长的慢

没有高铁没有高速

去邻居家串门路上要备好干粮

那里的马拉松还不如竞走

那里的竞走是原地踏步

那里的秒针和那里的阳光一样

过很久才跳上一格

 

那里的窗口没有排队的

因为办事效率慢

索性免签了所有证件

可以随便出国但一生也走不到边境

可以随便出轨但一生也走不出家庭

那里的天空没有雾霾

浓烟还没爬到烟囱就累死了

那里的人语速慢

脑筋不会急转弯

在路上遇见朋友说声问候

就钻进路边的慢餐店

等吃完一出来

才能听到他的回答

 

当然最慢的是那里的元首

他的就职演说一直到快卸任了

还没有起好草

他要出去亲一下民

得亲自用喇叭吆喝三天

才能唤来

慢吞吞的随从

 

2015-3-16

 

 

 

宋炜:身体之诗

 

──寅木年仲春,在缙云后山站桩、打坐,冥想中得句

 

清明已过,但身体仍在过节。

五脏的杂货铺开门迎客,

客人是风,主人是气:他们要风气往来。

肝是今天的值日之神,他的宿醉

终得疏解,开窍于目,看到的

杜仲与梨皆非树木,是药与果实。

对这些,我全都置若罔闻,

并不惊讶于六腑中各种器皿

被这些风气擦拭,散发稀薄的光明。

其间,肺是何其轻简,他

大松一口粗气,被自己一再梳理,

又让尘埃在尾闾落定;而树叶

发出了击掌声,是要与饥肠呼应?

呀,我的鼓腹中莫非还有饥肠在潜伏?

我的饥肠里也能有数不尽的排泄物?

你看,不止是屁。自家水与黄金矢,

全都是食物在往生(它们纷纷弃我而去)。

胃则是一庭黄土,抟身为器,却又

空空如也:孔窍之间,诸脏之神

也都一一出离。当此疏离内景,

即使再细密的心思(或再合于时令)

也只是内里的一次小纠结:至多是

一首诗腹稿的书写。于是一只小鸟

来我头上遗矢,在他看来,我呆若木鸡,

对周围所有的美都不置一词,

既无色心,色胆也消歇,

甚至对自己都不构成威胁。

 

2010.05.03,初记于缙云后山

2010.06.23,重抄于沙坪坝

 

 

 

余秀华:站在屋顶上的女人

 

这是下午,一群水鸟白在微风里的下午

一水芦苇提心吊胆在飘零前的下午

一只喜鹊站在白杨树上的下午

一个橘子遗忘在枝头的下午

这是一个女人的下午,站在屋顶上

看微光浮动的下午

 

她看见大路上的人来来往往

没有人看见她

她听见他们大声的或小声交谈

没有人知道她听见

她计算着一个人从人群里走出来对她挥手

没有人知道她在计算

 

在她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庄里

她又一次觉得

与天空这么近

 

2013年12月29日

 

 

 

扎西旦措(藏族女诗人):病中

 

把手停下来

把眼睛停下来

把耳朵停下来

把头脑中发酵的

存在和不存在的

喋喋不休和喃喃自语

全部停下来

把你郁积的染污

趁机除掉

用一点一点流进身体的药水

用你拼挤的浮生半日

细致地除掉

努力地除掉

虔诚地除掉

 

否则

身体中寄居不下

一朵喜悦的灵魂

 

 

 

墓草:你关闭的世界是海的世界

 

他用铅笔杀死诗中的蝴蝶

他用眼睛搬家,穿过铁丝栅栏

穿过蜘蛛网

成为蜜蜂的邻居

 

蚂蚁拉开裤子的拉链

用针刺你的痒

越刺越痒,越刺越想……

你的嘴唇是鲸鲨的嘴唇

 

永远不要说再见

永远不要说再见

海水颤抖一下

海水再颤抖一下……

 

2016/6/16

 

 

 

 

戴潍娜:帐子外面黑下来(截选)

 

太多星星被捉进帐子里

它们的光会咬疼凡间男女

便凿一方池塘,散卧观它们粼粼的后裔

你呢喃的长发走私你新发明的性别

把我的肤浅一一贡献给你

白帐子上伏着一只夜

你我抵足,看它弓起的黑背脊

 

2015.6.18

英语点评:https://pionline.wordpress.com/2017/01/19/letter-from-beijing-new-poets-and-new-trends-in-china/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