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poems by C.D. Wright in Chinese

C. D. 赖特“女友”诗10首

范静哗(得一忘二)译

卡洛琳·D. 赖特(C. D. Wright),1949年出生在美国的阿肯色州,代表诗集包括单行本长诗Deepstep Come Shining (1998),Rising, Falling, Hovering (2008),诗选集Like Something Flying Backwards(英国版)等。她的诗歌主题主要有社会、自然、女性,语言和写作风格上具有很强的实验性,常常是诗行之间留很大空白,有时单个字一行,有时一整段散文化段落,有时将对话书信插入诗作。她说:Poetry is a necessity of life. It is a function of poetry to locate those zones inside us that would be free, and declare them so. 诗歌是生命的必需品。诗的一个功能就是找到我们内在那些会自由的地带,并且宣布它们是自由的。

女友

几个夏季前第一次见到她我很有感觉。
她吐痰很上相。
当时我正在爬一段铮亮的楼梯。
身穿易燃的皮肤。满满地充斥了。
每样东西。在她的年纪。这非常不易。
一个大牌歌手。在一小拨诗人中间。
比那些男人
还能吵。大口喝杜松子酒。没有镜头
能照得好她。
肩。手。
如此的渴望:游离。葱绿。
要玩得开心。做梦。在自己的
家园。缺失。着。每样东西。
混乱。这非常不易。人总有需要。
自己的一套金书。若有假若会如何。
一把梯子若非如此。奇妙。扩展了的。
穿过众多新星的保育院。
(给Nina)

女友诗2号

你们醒来,来我们的家园
跑步而来吧 若能飞来最好

所有的门都径自敞开
这部分的名称谓之灶台

今日是昨日以来最佳的日子
我们分享 一种河流感

惊异于我们的所见
我们以为我们犹在梦乡

眼眸眼眸
它们目睹的金色穹顶

灰身灭智的微笑
你嫁给猎鹰的那年

在此钟点尾随着钟点
一杯酒值得再加几杯

因此这不是天堂
每个人都进入绿野

夜幕降临时 衣着谦虚
向孩子们发出呼唤

每个人都有个某人
可以对他呼叫
(给Frances)

女友诗3号

她白皙而且敏捷,
如舒洁纸巾变成了天鹅。
我撩起她的面纱;那张脸随之消失。
似乎我将一些胶片对着
太阳曝光。旋转起我们的裙子。
笑到云朵吸收了
光。桃子在我们周围落下。
(给Sharon)

女友诗4号

她们一道,将会嫁给那个
不戴手套的男人

清晨她们将发刷上的
头发扔到窗外

现在鸟儿足以建一个巢

有很多东西移动
在泥土脆弱的生命中

在青草簌簌的低语中
一张椅子在另一张椅子附近等待

公众在狂喜中
(给Kate)

女友诗5号

那褐色美人正在上火车
带着许多包裹

人造丝夹克上的口袋
口都缝起来了

旧世界日渐式微

日子从麦管中流走
像一只蛋完整

我们用传统速记
所以男人们不会读懂

那褐色美人已经走过700俄里

呼吸让她双唇轻启

我们彼此照顾婴儿吧
她这么说时,我们

还远没熟到说出我们在阅读什么
(给Shelby)

女友诗6号

我手指一弹
你就会在一处难得而陌生的地方醒来
你会很难记得起你的辛劳
你会在一小堆篝火上吃绿色毛毛虫
一帮特棒的年轻男女将会
把这些痕迹扫掉
(给Debbie)

旋转屋或又一首女友诗(7号)

坐着的女人在那里坐着
欣赏着那儿可以欣赏的

啸啸的哨子在孩子的呼吸中啸叫
当呼吸从孩子梦一般的头脑逸逃

慢慢地她们开始移动如此缓慢地运动

她们发誓绝不会将看到的告诉任何人

她们的行程如此启发旅思她们满心喜悦地到达

她们描绘灵视中的拱门、灵视中的梯子
以及其它崇高的生灵

挥手的女人在挥手,向着你向着我挥手

她们观察水中的自己,而水
也观察她们,对着每一个过客挥手

春天街女友诗(8号)

在惬意的港湾,直升机与电鳐
一闪一灭,就像可怜的抗尾气树上的绳灯。
起码要再过一个这样的夜晚,然后
宁静与繁荣才会带来一小会儿平和。
小贩的手看起来没那么干净,但我们知道
这本是一个肮脏的城市。栗子闻起来香得骗人;
尽管它们碎了,我们还是很馋,然后就看到
她从奥的斯电梯里托着一直蛐蛐笼子下来,
身穿紫色厚绒袍,着意显得高贵。
至此,音乐几乎还没为之升高,而接着
以最小的印花剪刀,我们剪下
一缕大学生的头发。
她给自己的乳房供食,
但对我们萧条时代的玻璃器皿
她半点都不鸟;她才不玩旧物收藏。
她既不生锈也不裂缝;到这会儿为止,
我们对她的了解不超过两个她署过的名字,
也不了解她的智力背景。外卖上的
佛像散发出一股未知的仁慈,
接着我们突然感到恐慌,告诉驾驶员
我们想转到真实世界去,
那儿鱼有鱼味,奶酪有奶酪味。

宫颈爵士乐:一首女友诗(9号)

她套着他的精纺毛袜,跟着

那些钟在它们的水镇公寓里
转着互不对付的圈

没有猫,也没点灯。

犹如装饰柜吸收着蓝色灯光。

对着无绳电话,柔声地:
“你试没试过老虎油。”

左耳跟着一台并不算远的
发动机的低鸣。

墙上也没挂镜子。

六点喝一杯红酒,妹妹
从匈牙利拍来电报:

有关手套厂人生的愤怒文件。

死路一条,

一盆水仙……

神圣是存在于存活;
桌布知道这一点;

枕套说得很明白。
(给Lida)

女友诗10号

她在绿山山脉一家旅店醒来
但还没反应过来

醒来时带着一脑子强烈的
可能是宿醉的记忆

醒来,她叩击记忆的墙壁
想听到细节

附带的主角的来信
或者一股木质的香

她从枕套的凸凹不齐的
影子里转身过来

她从她自己的蜜穴里转过来

甚至像是正在写出来给她看

一个无名的女人抱着
帆布腰带捆住的提琴盒

琴码磨损了但还能用

那女人在瀑布的雾气中

一个无人认得的女人悬在
瀑布般冲击而下的光中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