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诗人纳吉文 达尔维什 Najwan Darwish

纳吉文 达尔维什 Najwan Darwish

身份证

尽管——如我的朋友们所戏言——库尔德人以严厉著称,我却比夏天的和风还温和,因为我拥抱了四面八方的兄弟。
而我曾是亚美尼亚人,不相信历史眼帘下的眼泪如雪覆盖着被谋杀者和凶手。

在这所有一切发生之后,我把诗扔进泥土里,过分吗?

任何情况下我都是来自伯利恒的叙利亚人,收集我亚美尼亚兄弟的话语,我是来自科尼亚的土耳其人,走进大马士革门。
而一会儿功夫之前我来到约旦的果园峡谷,被微风迎接,单凭微风就知道一个人来自高加索山脉意味着什么,他唯一的伙伴是他自己的尊严和他祖先的骨骼。
当我的心脏第一次在阿尔及利亚土壤上跳动时,我一点也不怀疑我是一个阿马齐格人。

我所到之处,人们都认为我是伊拉克人,他们这样想绝没有错。
而我经常自以为是埃及人,一次又一次与我的非洲祖先生活死亡于尼罗河。
但首先我是一个阿拉姆人。这也难怪我叔叔是拜占庭人,而我是一个赫加孩子,耶路撒冷的大门打开时,被欧麦尔一世和圣叶理诺宠爱。

没有一个地方在抵制它的侵略者时我不是其中的人民之一;没有一个自由人我不是与他以亲情相连,没有一棵树或着一朵云我不深深感激。我对对犹太复国主义的蔑视不会阻止我说我是犹太人,从安达卢西亚被驱逐出来,我至今仍然在那个落日的光线下编织意义。

我房间里有一扇窗通向希腊,一个图标指向俄罗斯,一阵甜美的香味从沙特阿拉伯的汉志省飘逸而至,我房间里还有一面镜子:我一站到它跟前就看见自己沉浸在伊朗设拉子市、伊斯法罕、和布哈拉的春天花园里。

少于以上任何一样,我就不是一个阿拉伯人。

明迪根据Kareem James Abu-Zeid英译转译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