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丽亚•普拉多Adelia Prado诗选

阿德丽亚•普拉多(Adelia Prado 1935-),巴西当代最杰出的女诗人之一,以天主教诗人和性感诗著称(奇特的组合)。1980年旅居巴西的美国女诗人Ellen Doré Watson 发现了她的诗,开始追踪,85年带着翻译的诗去拜访,两人一聊竟连续聊了两星期,1990年英译本出版,在英语世界小有轰动。普拉多虽然起步很晚,但越写越好,七十多岁了仍具有饱满的激情和想象力。此人红遍美洲之后,在一个访谈里说“我总是不确信我写的东西是否好,我喜欢这种不完全确信的感觉,这给我更大的乐趣”,这是我最欣赏的一点,也许正是这种“不确信”给她带来了不断进取的动力。普拉多著有八本诗集,七本散文集。第二本英译诗集将于今年8月面世。这里转译几首,权当抛砖引玉,求直译。

节律

年长者吐痰绝不带技巧,
自行车在人行道上欺骗交通流量。
无名诗人等待批评
一日三次读自己的诗句
像一个和尚手里捧着时间之书。
梳子旧了就梳不动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
梳理头发。
我们在两腿之间制造生命
然后一直谈论到结局,
我们中极少有人明白:
灵魂才是色情的。

移动物体(节选)

……
远离镜子,我用光环和旅行
喂养我的梦,非凡的男人
给我项链,和不可以吃下去的词语,
如此甜,如此温暖,如此性感,
藤架上花枝下垂。
我饮醉而睡,
判断被忽略的世界之美,
渴望那些没有死去或凋谢的
不过于高大或遥远
也不回避我生硬而饥渴的面容的。
无动于衷的美:
上帝的脸,将治愈我的饥饿。

平淡的爱

我只想要平淡的爱。
它不需要互相对视,
如同信仰,一旦发现,
就是神学理论的终结。
如同旧靴子,耐穿,骨瘦如柴,性疯狂,
你能想象有多少孩子就有多少孩子。
它以“做”来弥补“说”。
它种植三色吻,满屋子都是。
紫色和白色的渴望,
简单而强烈。
平淡的爱不会老去,
它专注于最基本的,眼睛里发亮的就是本质: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
它不抱有任何幻想,
只拥有希望:
我要那平淡的爱。

夜之黑

光线把我单挑出来
植入半睡眠状态,
拂晓前,客西马尼时光。
景象原始而清晰,
有时宁静,
有时极度恐惧,
没有白天的日光
勾勒出的骨架。
灵魂降至地狱,
死亡在那里大摆宴席。
直到每一个人都醒来
我才困顿,
魔鬼已吃饱喝足,
一个非神从我身边擦过。

* 客西马尼园,耶路撒冷以果园,耶稣受难的前夜带领门徒在那里祷告。

印章学

选择贫穷是多么盛大的奢华,
做一无所有的上帝之诱惑,
一种不可测量的骄傲。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被提醒
许多人会在我之前进入天国:
盗贼,坏诗人,
更糟糕的还有吹捧他们的走狗。
我一想到就沮丧,
国王属于宫殿,
工人属于厂房和仓库。
一个僵硬的句子在等待
和我一样的那些人,
被耀眼的光所迷惑。
遇到一行不好的诗我能够辨识,
没有迹象表明,它从
灵魂的未知边缘逃出来。
到底是骄傲还是喜悦
控制着我,面目全非,
乔装衣衫褴褛?
只能是爱,给令人厌烦的寻珍珠
之使命,增添燃料,
在印章里追踪一千个谱系。
没有人知道如何谈论贫穷。

(明迪 译)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