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伦·奥兹:雄鹿之跃

Sharon Olds,American Poet at The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2009.

莎伦·奥兹:雄鹿之跃

 

《雄鹿之跃》

 

而我们最喜爱的红葡萄酒的标签图
看上去就像我丈夫,纵身跃过
悬崖,奋力挣脱我。
他皮毛粗糙而舒暖,脸上
波澜不惊,木呆,反刍,
每一根颌骨的枝干都朝后伸,
朝臀骨伸展,每一颗齿都朝上长,
朝四处伸延,就像他大脑的一种模型,古老,
笨拙。他平载着骨盘
从峭壁的边缘腾飞,
梦幻一般。只要有人逃跑,我心脏
便跳跃。即使我就是叛离的对象,
我也一半向着叛离者。他走之后,
如此安静,空旷,我感觉像是一片风景,
一个无人的地面。“各自
逃生”——让那些可以自救的人
逃走吧。有一次我看见一个铜版雕刻的人,
非常微小,钉在十字架上——
在一只休息的鹿的茸角之间。我感觉我是他的受害者,
他似乎也是我的受害者。我担心他猛力跃起时
向外伸展的肢
会向错的方向弯曲。哦伴侣。我曾是他忠贞的
徒劳,这仿佛是
一种恭维,而不是
半睡眠状态。而当我写他的时候,他认为
他必须四处走动吗?
头上顶着我的书籍,像一卷
堆起的姿势,或一串骨角
挂在那里,一个猎人用红酒
冲洗鹿肉?哦跃起,
跃起!当心岩石!旧誓言
必须为他的新生活
祝福吗?甚至为性的
喜悦?一开始,我害怕如此,那时我还不能
分辨我们俩。远处,在他毛茸茸的
肚子下,躺着一葡萄园的
成双斑点,葡萄藤还没有被摧毁,根部
干净,酒瓶在吹管的末端
扩生,如同暗淡的,绿色的,波浪起伏的呻吟。
(明迪  译)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