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多荻 Mark Doty

Doty

美国当代诗人马克•多荻

明迪 译

马克•多荻(Mark Doty, 1953),第三本诗集《我的亚力山德拉》于1993年由菲力普•莱文选进全国诗歌系列,先后获得洛杉矶时报图书奖(诗歌类)和全国图书评论圈奖(诗歌类),1995年又因这本诗集获得英国T.S.艾略特诗歌奖。他已出版12本诗集,5本散文集。2008年在美国获得全国图书奖(诗歌类)。

安提诺乌斯之死

当年轻的美男子淹死时——

意外地,在黎明时游泳

水流过急,

或因为服从于某种邪教,

它许诺只要彻底沉下去

出浴时就会变得神圣,

死亡从他身体里清洗而出——

哈德良把他的形象置于各处,

一个大理石的安提诺乌斯,目光扫过

公共广场,那里总有几条狗

扭打成一团,或是把他植于

每一个肮脏的小十字路口

在帝国最远的角落。

除了世界之外,我们想要

从身体里得到什么?如果情人的

独特形体无处可见,

就会发现他无处不在,

尽管当雕塑家为他塑造出形体时

这男孩无疑死得更彻底。

哈德良到哪里旅行,

心爱的雕像就会先到

那里:转动的肩膀,

精准的大理石乳头,

淹死的脸部并没有真正遗失

在尼罗河里——河没有食欲,

只是汲取任何东西

不作判断也不抱期待——

但遗失于自己的复数里,

一个工艺,抹过油和酸

以至于皮肤放亮。

这么多我爱哪一个呢?

这里是他的头发,这里又是

他的头发。这里是轮廓分明的流线体腰

我拥抱因为我不能拥有。

如果其中只有一个说话,他可能

会对任何一处成千大理石男孩的任何一个

说。抑或是雕像已足够多了,

溺水男孩却被水,更是被记忆弄得模糊

不清,因为都是照着一个绝对

而遥远的模型而制。理所当然,渴望

变成它自己的对象,如同

欲望可以使任何东西变成神。

译自《我的亚力山德拉》

* 哈德良,古罗马帝国皇帝之一,据传与希腊青年安提诺乌斯有同性恋情,后者不幸淹死。(译注)

擦鞋匠

对于这种幸福能说些什么呢?

擦皮鞋的男孩双膝下跪

在酒吧的灰暗灯光下

全身投入地擦皮鞋,

向那个男人身前的凳子

倾身,一个安静而急切的男人,

此时嘴唇干净。

他们周围被人类的黑暗隔开。

一点也无关乎低贱;

大方的擦鞋匠

将身体的注意力

——全部的警觉——倾注于

他身前这个人,直到腿上,俊美,

脸埋在胯上的温暖

毛巾里;完完全全地,接受,

被授予,被拥有,被充满——

但一点也不被动:

他工作着,给予着

给那位坐着的人享乐,

释放自己的重量。

他们似乎给暗淡的角落

带来光亮;他们一起

成为一盏灯。而且

他还没把活干完

译自《拱顶》

亚特兰蒂斯

1.信仰

“我一直做着这些

可怕的梦,每一个稍有不同,

尽管内核是一样的——

我们走在一个田野,

沃利,阿顿和我,向远而去的草叶

旁边是一条高速,

或一条小道从林子里伸展

与大路相接。一切都是美好的,

然后——狗跑在我们前面,

兴奋着;我们叫唤但

他追着一个气味跑,听不见我们,

就这样他跑到

高速公路上。我不想描述了。

有时候残酷,然后就过去了,

另一些时候他猛撞一下就奔走了

所以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

或有多么糟糕。每天晚上这时候

这个细节把我惊醒,然后我就一直醒着;

我怕继续睡会回到

梦里。已经6个月了,

几乎一模一样,自从医生写下

甚至没有一个真正的字

只是字母缩写,一个空洞的

四个字母的密码

把意义吸引到自身,

重新组建世界。

我们试图说这不过是

一个字,我们试图承认

它具有力量,并因此用我们的确认

来抵消自身。

我知道此时此刻的智慧:

光明的希望,祝愿你好起来的力量。

他不过是累了,尽管测试

没有显示什么。没什么,

医生说,可测试出;

医生不听我想做什么

……

摘译自《亚特兰蒂斯》

火与火

这些闷烧的,深棕色的,

花冠,八月的火焰:

悍猛的青铜色,或暗淡的玫瑰色,最终花瓣坐落于金色——

仿佛火急需双倍的热量

沿着成对的金翅雀急转弯,生机勃勃

于分支的塔上,于是花丛剧烈地摇晃饥渴的重量,

饥渴,此刻 ,已无法区分于盛开的花朵。

如果我是向日葵,我会是向外分枝的那一种,

我的许多脸朝各个方向伸出去,

用所有的注意力,觉醒于任何落下的金色事件;

我无数的头颅在这世上畅饮,我是我的期待。

没有任何金色可以与其他的金色分开;

向日葵被飞鸟成群地运送,

朝蜜蜂与黄昏敞开,示意着,警觉着:

火渴望与自己相遇,燃烧,

渴望需要多样的面孔,

分枝,向外分枝,

头,嘴,眼睛,永远渴望加倍热量。

译自《火与火,新作与诗选》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by Ming Di

Advertisements

About 诗东西 Poetry East West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magazine (will include more languages), published in Los Angeles USA, printed in Beijing China. ISSN 2159-27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